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那夜终于过去了

那夜终于过去了

添加:来源:jetbrief.com人气:17423

那夜终于过去了

“佳艺,你穿这件好漂亮哦~~”

  “……可是太贵了,居然要一千二!”

  “拿着,爷喜欢看你穿,爷给你买了。”

  “我不要了……”

  “嘿,鹏程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你少招惹佳艺啊!”

  “我代鹏程道歉了。佳艺,你穿着多好看,不用脱下来了。服务员,过来把标签减掉。”

  ……

  “佳艺,你看我穿这个裤子好看不?”

  “嗯,这个裤型好好哦~~”

  “给你也拿一件。”

  “不要了,我刚刚看了,一条都快一千了。”

  “拿着!做爷的女人怕没有钱花?埋汰爷呢?”

  “谁是你的女人?!”

  “好了好了。鹏程你怎么回事,平时看你对女人也挺有一套的,怎么今天尽和小孩子拌嘴?我告诉你啊,别再逗佳艺了。你看秦莹的脸都冷下来了,老子花钱是让她消气的,大局为重行不行?”

  ……

  “我说鹏程,我们女孩子逛内衣你也跟过来?你能不能学李元绅士一点?”

  “我又没说为你选,我来是给佳艺选的。”

  “我穿什么内衣要你管?”

  “你反正也要穿给我看,当然要选我喜欢的。”

  “谁要穿给你看啊?你混蛋!”

  秦莹无力的捂住头。整整持续了几小时的购物,鹏程都故意嘴上花花的讨佳艺便宜,然后不断地和佳艺拌嘴……她算是看出来了,这鹏程对付女孩子的手法的确要比李元高超了很多,虽然他说话真的很欠扁,但能把握好分寸,挑动佳艺的神经却又不会让佳艺失控。同时,只要是佳艺对某一项东西多看了几眼,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东西买下,这种不动声色的讨好和故意引起的拌嘴,让佳艺心中的痛苦、愤恨等情绪得到了很好的抒发。

  既然看明白了,秦莹也懒得再搀和进去,自顾自的挑选着东西……后来,干脆甩开吵闹个不停的两人,自己享受起购物的乐趣。

  用过丰盛的晚餐后,李元开车来到一个据说是本地最豪华的宾馆,在询问过秦莹和佳艺的意见后,给两人开了一个房间。他与二人约好早上见面的时间,便带着鹏程开车离去了。

  服务员用行李车推着两人“血拼”后的成果,带她们来到了房间里。经过一天跌宕起伏的经历,早已是疲惫不堪的莹姐进浴室洗去一身的劳累……进了房间后,看到正喜滋滋的试着衣服的佳艺,她脸上泛起了微笑,看上去,她的担心都成了多余:佳艺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和鹏程使用了正确的方式倒是很有关系。

  佳艺见秦莹出来了,拿着手里的饰品,微微皱眉有些不安的问道:“莹姐,我刚刚算了一下,光是我,刚刚就花了两万多。我从来没这样买过东西,我……我……是不是太过份了?”

  秦莹走到佳艺身前,帮她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手里的饰品戴在佳艺的身上,对面的镜子里顿时出现一个明媚皓齿的可爱少女。莹姐搂着佳艺说道:“看,我们的佳艺穿上这些衣服多漂亮!这些衣服就要佳艺穿才算合适,莹姐穿都是浪费了呢!”

  “讨厌啦!莹姐,才不是呢!你买的那些衣服也好好看,可是我穿上就显得怪怪的,可莹姐穿上就好有气质好迷人哦!”佳艺红着脸、带着甜美的笑容对镜子里的莹姐说道。

  “莹姐老了,眼看就要三十了……”秦莹看着镜中充满青春气息的佳艺,有些失神的叹息着:“佳艺你还年轻,离三十还有十五年呢!呵呵,真羡慕你。”

  “哪有呀~~莹姐你一点都不老,真的!”佳艺安慰秦莹道。

  佳艺的安慰让秦莹回过神来,对自己忽然兴起的感慨不免有些看不起。不是说好要妖艳到老么?怎么还没过三十就有些怕了?她振作了一下精神,脸上泛起了熟悉的娇美笑容说道:“你不用感谢他们,男人愿意在女人身上花钱都是有目的的。李元讨好我是为了让我替他卖命,而鹏程讨好你……嘻嘻,我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哎呀!莹姐,你讨厌死了!”听出秦莹口中浓浓的调戏意味,佳艺不依的娇嗔道。

  秦莹揉揉她的头,对她说:“好啦好啦,就凭他们昨天那么祸害我们,让他们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

  秦莹的话让佳艺脸上一暗,想起昨天到今年的经历,她如吃了苍蝇般恶心。

  秦莹知道自己言语不慎又让她想起了那些不快事,随即又用轻快的口吻调笑道:“鹏程的功夫是不是不错啊?小丫头,激情的时候连电话都不挂,你那勾魂的声音让我连电话都拿不住了,害得我又被李元占了一次便宜。哎呦!人老了,不像你……我这腰哦!”

  “莹姐,你别说了……”佳艺一副懊恼、恶心的表情下隐藏着深深的羞涩。

  “什么别说啊!来,说说,鹏程的功夫怎么样?”秦莹知道这时候如果让她多说几句,要比让她自己闷着强,这一关过去了,佳艺的心理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然就凭短短一天内这些跌宕起伏的遭遇,女孩子自怨自艾起来,那可是要了命了。

  “昨天晚上你不是也试过吗?还来问我。”佳艺被秦莹的连番催促弄得满脸通红,羞恼间她随口说道。可话音刚落,她便不由得回想起昨夜的事情:她、李元、鹏程、莹姐乱成一团……她的眼圈不免红了起来。

  莹姐递过来一颗药片说:“吃了吧,紧急避孕用的,我刚刚在楼下买的。”佳艺抬头看向对面的莹姐,发现莹姐虽然故作镇定,但却掩饰不住眼中的湿润。

  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所有的坚强、屈辱、恐惧和迷茫,都在这一刻真正的从她们身体里爆发出来。这里没有威胁要咬断男人舌头的秦莹,也没有要孤身留下面对两只饿狼的佳艺,这里只有两个弱女子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她们孤立无援,她们有苦难诉……不知哭了多久,佳艺终于感觉环绕在心中的阴郁渐渐散去了,她抱着秦莹,她佩服这个女人的坚强,如果不是秦莹的勇敢激发了她的勇气,她可能早就真正的崩溃了。而现在,她们住着最好的酒店、吃着最好的食物,肆无忌惮地买着她只有生日时才能得到的昂贵服饰……这一切的一切,算是在最坏的情况下争取到了最好的结局。

  不放弃,坚定勇敢的和敌人周旋着,虽然会失去很多,放弃很多,会很痛苦甚至会因敌人恼怒而导致自己的情况更差,但只要坚持着,细细寻找,总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甚至像莹姐一样获得敌人的尊重。而放弃抵抗的懦弱除了让敌人更得意,获得敌人的蔑视外,再无所得!这是佳艺在学校里面无法认识的,现在,她在秦莹和残酷社会的教导下,学到了怎么样去面对苦难。

  “莹姐,你说得对,就凭他们所做的那些事情,我们买什么都不过份!”佳艺眼中燃烧起熊熊的火焰,她说:“明天还要买个痛快!”

  看到佳艺这种状态,秦莹倒是有些担心她年纪小没有分寸,再把李元和鹏程惹恼了,她劝着说:“嗯,是啊,不过也别太过份……记得我说的么?做人留一线。”

  “嘻嘻,是不是莹姐你心疼李元了啊?”佳艺主动打趣道:“还没成为他的员工呢,便开始为老板打算了。李元的目光还真的是准耶!”

  “死妮子,开姐姐的玩笑!姐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哦~~接招吧!”秦莹双手在佳艺的腋窝、肋骨、脖颈上到处挠动起来。

  “嘻嘻……哈哈哈~~不要呵我痒啊……哈哈哈哈~~不行……我最怕这个了……救命啊~~杀人了!哈哈哈哈……”

  “不要跑~~”

  “再弄我可反击了哦!看到鹏程身上的牙印没?都是我咬的!”

  “你个小妮子真不害臊!来呀,姐姐脱光了让你咬。”

  “我哪舍得咬姐姐啊,还是让李元来吧!”

  “你个臭丫头!”

  “呀!嘻嘻……啊……哈哈~~你……你脸红了!”

  “看你身上这些吻痕!你能否告诉我,你浑身上下有没有没被鹏程亲过的地方!?”

  “嘻嘻,报告莹姐!真的没有!”

  随着两个女子的嬉笑打闹声,对于她们来讲,算得上是苦难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上午和李元鹏程汇合后,便开始了一天的观光之旅……自驾游说停就停的自由感受加上李元和鹏程的生动讲解,让佳艺、秦莹都非常满意。晚上用过餐后,李元又拉着两位女士到达了本市另一家非常有名气的商场。

  佳艺和秦莹毕竟有着十多岁的差距,逛着逛着,两人不知不觉的越离越远。

  当然,有意拉拢关系的李元当然不会远离秦莹,而有着不同心思的鹏程当然紧紧跟随着佳艺了。佳艺心中的怨气在昨晚已经消了大半,今天看鹏程还是如昨天一般默默讨好着她,对鹏程口头花花的那些言语,也就懒得和他计较了。

  不得不说,鹏程的眼光品味很好,给佳艺挑选的衣物佳艺穿上都非常合适,有的让佳艺显得更清纯,有的让佳艺更可爱,也有的让佳艺更有女人味道……佳艺和鹏程的关系渐渐融洽起来,在外人看上去,一口一个老婆叫得亲热的鹏程真的像是佳艺的男友一样。

  路过一家内衣店时,鹏程忽然停住脚步,对一套白色黑点的内衣看个不停,转身对佳艺说道:“这套内衣很适合你。”

  佳艺本来就对鹏程的行为感到有些羞赫,一个大老爷们停在女士内衣店门口还伸着头往里看了半天,她差点就想大喊“我不认识这个人”了,而鹏程这时候居然还转头对她说什么内衣很适合,让她更是觉得很丢人。

  “你怎么知道适合我啊?”

  佳艺忍不住和他拌嘴道。

  “切,你全身都在我脑海里,我说适合就适合,不信你试试!”

  鹏程大大咧咧的说出让佳艺面红耳赤的话。佳艺气得想要转身离开,但想起他一路上都很准的贼眼,便偷偷的扫了几眼那套内衣,结果她越看越喜欢,最后经不住鹏程的蛊惑,还是拿着内衣内裤进了更衣室。

  没等她锁门呢,鹏程却一下挤进来顺手把门锁好,泛起无赖的笑容对目瞪口呆的佳艺说:“换啊,我看着。”

  佳艺板起脸想从他身边绕过开门出去,可更衣室就那么大点地方,鹏程只要轻微的移动脚步,就把佳艺的路线堵得死死的。

  “你干什么!”

  佳艺终于对鹏程愤怒的喊道。

  “我想干你。”

  鹏程非常直接的说道。

  “痴心妄想!”

  佳艺想也不想直接拒绝道。

  “哦,那我只好打电话了……”

  鹏程拿起电话便要拨号,却被佳艺抓住手,她满眼哀求无奈的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

  鹏程简洁易懂的表达了他的需求。

  “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有男友了。”

  佳艺抬头对他说:“我很爱他,所以你不要对我抱有什么幻想了。咱们无论从年龄、家庭、城市……任何角度来讲都不合适。”

  “我没说要你跟我在一起啊,你激动什么?”

  鹏程懒散的说。

  “那你到底要什么?”

  佳艺有些抓狂道。

  “从现在开始直到离开这个城市,做我的女人。送你离开后,我立刻删了你男友的电话号码。我发誓,如果你乖乖的,我绝不会用任何方式去联系他。怎么样?公平吧?”

  鹏程笑眯眯的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

  佳艺冷冷的看着鹏程问。

  “那可不好办了。也许要让你男友知道,其实你没离开这个城市,而是甩开他和两个成功人士玩得很开心,还买了很多很多比他手机都贵的衣服。嘿嘿,这种女孩不说能不能要,他一个穷学生,能不能养得起都是个很心酸的问题哦!”

  鹏程很无耻的说道。

  “你!卑鄙!下流!”

  佳艺被他的话气得眼冒金星。

  “Wow!Baby下流~~嘿嘿,My Baby,你是在说自己么?”

  鹏程吹了个口哨,嬉皮笑脸的说。

  佳艺把头偏到一边,心中厌恶不止。想到昨天还为鹏程的行为有些小感动,不由又骂自己真是又傻又天真!

  鹏程看佳艺一脸冷漠下隐藏不住的迷茫,他笑着说:“又不是没干过,怕什么?呵呵,我就是想在你走之前留一个美丽的回忆,把你青春活力的身体牢牢记在脑海里。给个机会吧?”

  佳艺偏过头不吱声,鹏程见佳艺没有激烈的反对,从怀里拿出一个装满小药丸的瓶子对佳艺说:“这些个药丸就是你前两天吃的那个,呵呵,你如果过不去自己那关,就吃一粒,一粒三小时都有效。嘿嘿……你就当是被我骗的或者强行灌下去的。这样,你看行不行?”

  他拉过佳艺的手,把药瓶放在佳艺的手里。佳艺眼中涌出泪来,几次紧紧地攥住药瓶想向地上摔过去,但一想到齐峰如果听见鹏程那断章取义的描述……最终她还是没有勇气把瓶子砸出去。她打开挎包,想故作平静的将药瓶放在里面,但脸上的泪水和颤抖的手指都让她心中的悲愤一览无遗。

  “哎~~这就对了!呵呵,你放心,我一定遵守诺言,说到做到,日后绝不纠缠你。”

  鹏程安慰道,心里却想着:“看来以后XX市又多了一个炮友,这两天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佳艺不傻,她对鹏程的人品已经彻底绝望了。鹏程不知道的是,在这个BB机横行的年代,她和齐峰都是穷学生,哪里会用得上手机?这个手机是齐峰和他一个叔叔借的,电话卡也是临时买的预付卡。她当时就不是很喜欢这个号码,但齐峰说反正也只用七天,而且主要是方便学校的同学们通风报信,所以这个号码等回到XX以后,肯定不会再用了。都没有手机,要这个号码有什么用?

  她一点都不担心黄金周以后的事情,她只怕鹏程在黄金周前联系到齐峰。如果齐峰以为她是那样因爱慕虚荣可以背弃感情的女人,她宁可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韩佳艺,你要冷静,”她对自己说:“只要你让鹏程在黄金周结束以前都不打出这个电话,就是你的胜利。”想到这里,佳艺说道:“我答应你,但你要遵守你的承诺。”

  “嘿嘿,这就对了。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你晚上记得要提出单独睡一个房间,我会记下你的房间号,等把李元送到家,我就过来找你。要乖哦,不然你知道的。”

  说罢鹏程晃动了一下他的手机。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佳艺平静地对鹏程说。

  “出去?为啥?我帮你挑内衣,当然要帮到底了。”

  鹏程诧异的问道。

  “不,你在这里我动不了手。”

  佳艺对鹏程说道。

  “你动不了手,我动手啊!”

  鹏程说着便要去脱佳艺身上的裙子,“不要!我不试了,不要了……你放开……”

  佳艺一面闪躲着,一面对鹏程说道。

  “嘿嘿……你可别忘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人,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鹏程解开了佳艺的衣服和里面的乳罩,把佳艺的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脱下,然后解开自己的裤带,掏出了硬梆梆的鸡巴,放在佳艺的腿间来回磨蹭着,然后拿起那套新内衣的胸罩,给佳艺戴了上去。他一边摩擦着佳艺的下体,一面对着镜子让佳艺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

  不断的摩擦和调整姿势中,鹏程的龟头终于还是滑入了佳艺已经湿润不堪的洞口,但受制于两个人的站姿,鹏程的鸡巴只进入了一小半便难以持续了。他让佳艺分开双腿,但从来没有在公共场所有过性经验的佳艺转头哀求道:“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晚上……晚上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操!那老子不泄了火怎么出去?快点把腿分开。”

  “唔……不要……唔……啊……啊……啊……”

  终于佳艺还是被鹏程分开了双腿,她半裸着用手扶着墙,被身后的男人不断地冲刺着……良久以后,鹏程一脸舒爽的从更衣间开门出来,门里是还在整理着衣服的佳艺。鹏程对佳艺说道:“不错,晚上就穿这套内衣等我吧!我会再给你带点好东西过来的。嘿嘿!”

  “……我去一趟卫生间。”

  佳艺面无表情的说道。

  *** *** *** ***

  佳艺看着镜子中双眼无神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不是说好要学莹姐的坚强么,怎么被鹏程一威胁便懦夫般的放弃了所有抵抗呢?就算斗不过敌人,也不能任意的随他予取予求啊!这样只会让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让鹏程更加得意。她咬咬牙,决定要展开自己的反击,她要让鹏程脸上的得意消失,哪怕……只有几分钟也好。

  佳艺对着镜子努力让自己泛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但她还没学会怎么去隐藏自己,所以努力了好多次都觉得笑容太假了。她思索着……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拿出那个试管状的小瓶子,倒出一颗粉红色的药丸,轻轻的掰下四分一,咽了下去……“你进去了二十分钟有余哦,是不是偷偷的哭泣了?嘿嘿,我看看……”

  鹏程对迎面走来的佳艺调笑道。

  出乎意外的是,当佳艺抬起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丝青涩的妩媚,那少女怀春的模样让鹏程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起来,刚刚发泄过的还处于绵软状的某处也开始蠢蠢欲动。

  “楞着干嘛呀?走嘛~~陪人家逛街。”

  佳艺彷佛真的成了鹏程的女友般,对他撒娇道。鹏程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一路上他被佳艺的媚态迷了个神魂颠倒,等和李元汇合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居然花出去五万多。算上昨天给佳艺花的二万多,在佳艺身上的开销居然已经过了八万!而李元呢,在秦莹的刻意收敛下,居然今天只花了不到三千元!

  鹏程感到心都要碎了,不过在佳艺的赞扬夸奖和撒娇亲吻下,也只出装作毫不在意愿意为佳艺一掷千金的豪爽模样。他不知道,在他炫富吹嘘的同时,面目却不住抽筋的丑态,就算是多年老友的李元也是无法出口提点。

  虽然看到鹏程这副样子让秦莹心中觉得又好笑又解气,但她对佳艺没有听从她昨晚的教导还是有些担心。回到宾馆的大厅,佳艺提出分房睡的建议让她很吃惊,但想想她刚刚故意乱花鹏程的钱来报复的小孩子心态,便也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

  凌晨1点,五十岁左右的老黄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店里,他郁闷的看着冷清的小店,心下嘀咕着……自从一条街外开了一家药店后,晚上来这里买套子应急的情侣便越来越少了。

  “老板,你这里有按摩棒没?”

  一个不高偏瘦的男子推开门问道。

  念叨念叨果然来生意了,老黄立刻精神起来对男子说:“有!有!有!我这里虽然店小,但是我这里货是最全的!比那些大的店都全!只要是和性有关的,我们全卖!”

  “你在门口站着干什么?进屋啊!”

  随着男子的话音,一个年纪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身着浅蓝色连衣裙的女子磨磨蹭蹭的进了屋。老黄毒辣的眼睛立刻就看出来这个明媚皓齿、相貌出众的少女没有穿内衣!见老黄一双贼眼不住地扫射自己的胸部,知道被看穿的女子羞得连脖子都红了。

  “好嫩啊!”

  老黄不禁喃喃的感叹道……他忽然感到一阵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看去,却是那个带女子进来的年轻人,他不敢再多看,连忙对两人介绍着自己店里的商品来。

  “你们这里还有情趣内衣?没看见啊!”

  男子听到老黄的介绍问道。

  “都在箱子里呢!呵呵,店子小。我给你拿来看看?”

  见男子点点头,老黄掀开柜台下的布,将一个箱子拖拽了出来,打开后,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满满一箱包装精美的情趣内衣。

  “呦呵,货还不少呢!”

  年轻人笑道。

  老黄点头说是,看着那年轻人一连挑出了好几件,他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对年轻人说:“那个……这些都是好货,都挺贵的,一件要三百块钱呢!呵呵。”

  年轻人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呵呵,我不是差钱的人!不过,你这里能不能试?”

  听到年轻人的话,老黄有些傻眼了。他从来没听说买情趣内衣还要试穿的!

  何况他这个店子一共才10平米大小,除了入口的玻璃门,其它地方都摆满了货柜,除非……“呵呵,这内衣一般是不让试的,不过如果你诚心买,我就把店关了。老汉我平时就睡在这里,那桌子后面倒是有蚊帐,我去给你挂块布。”

  说到这里,老黄觉得这事有点太麻烦,但为了不开罪这个金主,他隐晦的劝道:“其实老汉的货绝对没问题,周围的人都知道,童叟无欺,如果真有问题,你拿回来,老汉双倍赔偿给你。”

  “不让她穿,我怎么知道好不好看?老子虽然不在乎花多少钱,但老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男子指着女孩,莫名其妙的发火道。

  老黄见状便不敢多说什么,到门口把卷帘门拉下来,挡住了外面的星空,他又折腾着再把一块厚厚的帆布挂在蚊帐的滑轮上,才满头大汗的来到男子面前,示意一切都可以了。

  男子抱着十几件内衣,连包装也没拆,递给了那个女孩,那女孩抬头恳求的说:“鹏程,求求你,别闹了行么?我错了……”

  “佳艺,不是说什么都乖乖听话么?你要是不乖的话,会有惩罚哦!”

  男子坏笑道。

  女子低下头去,没有再说什么,顺从的拿起一件内衣,拉开帆布钻了进去。

  佳艺如此配合鹏程,显然是有原因的。

  时间推前几小时……

  在送李元回家的路上,鹏程胡乱的开着车,想到那刚刚莫名其妙花出去的几万块钱,他心如刀割。李元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给佳艺大手大脚的花了这么多钱,但见他心情不好,作为多年老友自然明白他这是后悔了,于是便想要错开话题,随意聊聊,就说起了刚刚入手那台相机。这阵数码相机刚进入市场,很多人都很感兴趣,但昂贵的价格却让人望而却步了。

  鹏程本来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听到李元说这个小小的东西能拍摄、能录像什么的,顿时来了兴趣,他详细地问起这个相机的使用方法、拍摄时间……等李元到家时,那刚入手的相机连带着两张大容量的SD卡都被鹏程借走了。

  他听说知道这个小巧的东西能摄像和拍照,脑子里就浮现了一个计划:他要偷偷的拍下和佳艺亲热的画面,还要拍下佳艺各种淫荡的样子,再用这些照片来威胁佳艺。既然这小妮子敢祸害他的钱,那就给他当一辈子性奴吧!不但他玩,他要让他身边的朋友都玩。还有那些工人,呵呵,谁表现好了,就让这丫头去伺候谁!年终奖就可以省下了!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他敲开门后,佳艺便主动吃下了一颗粉色的小药丸。他偷偷的将相机摆好,便和佳艺亲热起来……等佳艺高潮来临,他拿起一旁已经偷录了半天的相机对着佳艺的脸蛋和赤裸的身体进行了特写。

  因为吃了春药后,佳艺浑身发热、绵软无力,多次想要抓住相机,但都屡屡失败,只能用手尽量遮挡着自己……可服下的春药和在体内冲刺的肉棒让佳艺思绪混乱,她时而捂脸、时而捂胸,最后在鹏程的讽刺下干脆放弃抵抗任他拍摄。

  想到自己羞人的姿态都被鹏程拍了下来,佳艺不禁痛哭出声……鹏程安慰佳艺说,如果佳艺在这一天一宿足够听话,让他满意,等佳艺走的时候就会把这相机连带储存着佳艺照片的SD卡都还给她,如果不听,他就把这些内容都发给她男友看,还会打印出来,去她的城市贴得大街小巷都是。

  面对鹏程的双重威胁,佳艺毫无办法,只好答应。在来到情趣用品店之前,她已经被鹏程威胁着摆出很多羞人的姿势拍照,主动挑动鹏程的欲望和他做爱,还被他要求过浑身只裹一个浴巾去和宾馆的男服务员聊天。

  她都有些麻木了,但在这个灯光明亮的小店里,换上这些穿了比不穿还羞人的衣服,还是让佳艺感到无比的害羞……“……穿好了。”

  佳艺羞涩的声音传出来。鹏程还在低头选东西,对一旁的老黄说道:“你去看看我女友穿得对不对。”

  “啊?”

  老黄有点发懵,这种要求在他经营此小店的生涯中从来未曾听到过。

  “不愿意?”

  鹏程抬起头,玩味的看着他问道。

  “不是,只是……这……这……不合适吧?”

  老黄有些迟疑的问。

  “我是她男人,我说让你去,有什么不合适?喏,把这些都带去,教她穿,要是她不会穿的话,你就帮她穿。”

  鹏程对老黄说道,然后提高些音量对帆布里喊道:“佳艺!你听到了?”

  里面没有回答传出,鹏程给了老黄一个眼色,老黄咽了口唾液,便捧着一堆内衣来到了帆布前,轻声“咳咳”两声,尴尬的说道:“姑娘,你看,你男友让我……呵呵……”

  “……你进来吧!”

  沉默了一会,佳艺还是认命般的低声说道。

  老黄那颗快六十岁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一点点掀起帆布,看到一个浑身被黑色丝袜包裹的年轻女体……她双膝微合,双手环胸,一副羞涩迷人的清纯模样,老黄那宝刀未老的下体顿时就硬了起来,他忽然很嫉妒外面那个叫鹏程的男子。

  眼前这个少女相貌艳丽,眉清目秀,双腿笔直而修长,虽然看不到她双手护着的胸部,双膝紧闭,让人遗憾的不能一窥全貌,但那纤细的腰肢,在黑丝的衬托下更显白嫩的皮肤已经快让老黄的心跳停止了。这样的女人,要是老黄,一定在家摆个烛台供起来。怎么外面的男人这般不珍惜,让她就穿着这般暴露随意给人看?操!我要是这辈子能有这么一个女人,我……我就算下辈子做牛做马都值了。

  “……老板,我穿得对吗?”

  佳艺见老黄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不免更不好意思起来。

  “老板,我女友要是穿得不对,你就帮她重穿。她一天天笨手笨脚的,什么都搞不明白。”

  外面传来的声音让处在欲望道德边缘挣扎的老黄色向胆边生,他艾艾说道:“嗯,是有些问题……”

  因为帆布遮挡了灯光,里面很昏暗,而身前也没有镜子等参照物,听到老黄这么说,第一次穿这种衣物的佳艺真的以为自己哪里搞错了,于是她问道:“你看哪里不对?”

  “就是别扭……姑娘,你这样坐着,手挡着胸,我也说不准你到底哪里错了啊!”

  老黄舔了舔嘴唇说道。

  “佳艺!你怎么回事!”

  帆布外果然传来鹏程的呵斥声。佳艺虽然害怕鹏程的威胁,但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暴露了,指头大小的网洞让这件黑色连体衣无愧于它情趣的名头,穿上它,几乎等于全裸。而且在这个丝袜的股间位置开了一个大洞……虽然包装里面配了一条内裤,但穿上后发现这内裤也等于没有,也就是说,如果佳艺真的把手拿开站起来,她就会把自己身体的秘密全部展现给面前的老板。

  强烈的羞耻让佳艺想要哭,想要大声的哀求让鹏程放过她,哪怕回到房间后被鹏程如何对待都好,她也不愿意在这样一个陌生人面前以这种魅惑的方式展现自己的身体。

  但,她没有。因为,她所有的哀求软弱,只会让鹏程更加得意,给她更过份的羞辱。这一点,在刚刚的几小时无数次的被证明着。可让她站起来,赤裸的面对身前快六十岁的男人,她真的有些做不到。

  老黄看出了她的挣扎,开口安慰她说:“姑娘,没事。我年纪不说能做你爷爷,但肯定是比你爸爸大。呵呵,我有两个女儿呢!都是我从小拉扯大了,二姑娘粘我,直到十六岁还和我一起洗澡,天天光着和我睡觉,说她,她也不听。呵呵,我什么没见过?你不用害羞。”

  老黄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了骗眼前这个靓丽少女失去戒心,主动向他展示自己身上的秘密。其实他孤苦伶仃,无子无女,是个老光棍,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碰过三十岁以下的女人了。

  不知老黄在撒谎的佳艺听他这么说,心里倒是安稳了很多。觉得对一个养育了两个女儿的父亲来说,女孩子的身体不会是一件神秘陌生的东西。就像她在家里,也经常当着父亲的面只穿着内裤走来走去,有时候甚至连内裤都不穿,全身套上一件父亲的大背心和父母一起看电视吃饭聊天什么的。她从未感到父亲用过色迷迷的眼神看过她,她只能感受到父亲眼中的慈爱和关怀。

  想到父亲,佳艺忽然觉得自己像是有了勇气,她不好意思的为刚刚的扭捏对老黄笑了笑,然后红着脸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在老黄面前还慢慢地扭动了两下身体问:“老板,哪里没穿好?”

  老黄呆呆的看着浑身被黑色大孔丝袜包裹的少女身体,那胸前的两点小小的粉红差点让他流出泪来。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见过少女的裸体了?少女肌肤的触感似乎已经消失在脑海里,再也找不到了。一分钟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这个美艳少女的裸体,而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用双手抚摸少女那布满青春活力的躯体。

  “姑娘啊,你都穿得不对啊!你自己也弄不好,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穿吧?呵呵,你黄大爷经常帮自己的姑娘穿衣服,你不用害臊。”

  老黄说道。

  佳艺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的说:“黄……伯伯……你还是和我说我哪里穿得不对吧!”

  “你整个衣服都穿错了,得脱下来重穿~~姑娘,你穿不好的,那个得一点一点搓上去,不能拉。”

  老黄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试试吧!”

  老黄隐晦的自告奋勇没有让佳艺感到怀疑,她只是因下意识的不好意思而拒绝了。

  “佳艺,让老板给你穿!”

  外面的鹏程用发号指令的口吻说。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脱下来再叫你。”

  佳艺沉默了一会,对一旁心都要跳出来的老黄说。虽然老黄很想说“别麻烦了,我直接帮你脱吧”之类的话,但多年的小商小贩生涯让老黄缺乏这种直来直往的勇气,他一脸不舍的将帆布帘子放下,隔住了少女那美丽的身体。

  “老板,你来一下。”

  鹏程见老黄身子从帆布里面出来了,便对他说道。老黄应了一声,便跑到了鹏程的身边。

  “刚刚你拿进去的,还有这些,我都要了,你打个折吧!”

  老黄见他又拿了一套SM用具箱,还有电动自慰器、跳蛋等物品,顿时乐开了花,他拿起计算器一顿狂按后说道:“一共2230,你给2200好了。”

  鹏程点出二十张百元钞票,拍在他面前对他说:“2000。”

  老黄顿时急了,本来这一单能赚500,被他一下就砍掉一半,那怎么行?

  他说道:“我没多算你钱,你给我2000,我连成本都合不上,不行啊!”

  鹏程对他说:“我渴了,要出去买点水,这附近又没有24小时便利店,我得去XX路才能买到,来回要半个多小时,呵呵,你正好把这些都让我女友试一下。至于钱,我身上就2000,你不要就算了,我带她去别的地方。”

  鹏程的话让老黄的心更快的跳动起来,这个年轻人说要把他自己娇艳的女友放在他店里,自己出去买饮料?还让自己帮着试……自慰器?这……这是什么情况?

  老黄咽了咽口水,说道:“这些……东西……怎么试啊?”

  “该怎么试就怎么试呗!不用过怎么知道好不好用,合不合适?”

  鹏程说。

  “那……那姑娘能让么?”

  老黄问道。

  “呵呵,你拿着这个手机给她,让她看我草稿箱的邮件,她就明白了。”

  鹏程说完就向上推开卷帘门出去了。老黄望向听到他们对话也没有任何反应的帆布那边,他口干舌燥起来……连忙把卷帘门拉下,还特意插上了门栓。

  然后他走到帆布前,对佳艺说:“小姑娘,呵呵,你男友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呵呵,你男友一听我是两个女儿的爸爸,倒是信任我。”

  他见帆布里面无声无息的,于是有些忐忑的把手机从帆布底下递过去。

  佳艺不作声的接过手机,打开草稿箱刚刚鹏程编写的邮件,里面写着“带着老头的精液来车上找我,不然你就留在这里和老头一起睡吧”,收信人填写的是135开头的一串数字,那是齐峰的电话号码。

  这一刻佳艺想到很多,比如死亡,但她最终还是留恋这个世界的,就算她死了,那些淫乱的照片也不会让她得到宁静。她也想到过爱情,齐峰拿着她恶意的玩笑却出乎意料当着全班面对她表白时她那心如鹿撞的感受。她还想到了莹姐,那么坚强,那么勇敢……“我知道了。黄大爷,你能把灯关上么?”

  佳艺忍住心中的屈辱和羞涩,对帘子外面的老黄说。

  “能!能!我平日睡觉就开小灯的。你等等,我把大灯关了哈。”

  随着老黄的动作,商店棚顶的大灯熄灭了,而佳艺身旁的一个红色的壁灯亮了起来,佳艺感觉帆布里面的亮度反而比之前更高了。

  她拿起刚刚身上穿着的连衣裙,挂在了壁灯上,深红色的灯光透过淡蓝的连衣裙,使得帆布里能见度不是很高,但光的颜色却柔和了不少。佳艺面色稍霁,心里觉得舒服了不少,但她还是很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咬住嘴唇,心里想:如果是莹姐的话,她会怎么做?

  “姑娘,行么?”

  帆布外的老黄问道。

  “嗯,你进来吧,黄伯伯。”

  听到佳艺这么说,老黄兴冲冲的拉开帘子,将上身探了进去,眼前的场景一下子让他差点喷出鼻血:佳艺身上还穿着那套黑色的大孔丝袜,她面对着老黄的方向张开了双腿,腿间本来就不大的透明内裤现在更是不知为何束成一条,只是面前盖住少女的两个私密洞口,外阴唇都不在遮挡范围内。佳艺不断地整理着小小的内裤,一副想要盖住更多私处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小穴甚至菊花都在随着她的不断调整,时隐时现的向老黄打着招呼。

  佳艺红着脸不敢看老黄,但她却用娇憨清纯的口吻对老黄问:“你看……这套衣服……是不是小点了呢?有没有大一号的?”

  “姑娘,情趣内衣就是这样的,要不要伯伯帮你调整一下?”

  老黄眼都不眨的盯住少女若隐若现的下体,梦呓般地说。

  “嗯,好啊!伯伯你这样弯腰不累么?你也别站着了,我尽量往里面一点,床上还是能挤得下两个人的。”

  老黄不知道那个叫鹏程的年轻人给佳艺写了什么,居然让这个女孩子从沉默少话的羞涩,瞬间变成了现在温柔可人的妩媚。他迫不及待的上了床,因为老黄的床比正常的单人床还要小一些,所以两个人几乎贴在了一起。

  “姑娘,我和你说,这个应该这么穿……”

  老黄一分钟都不想耽误了,用手直接摸入了佳艺的腿间。

  “啊呀~~黄伯伯,你怎么占人家便宜呢?”

  佳艺说道。

  “没有,伯伯这是帮你穿衣服呢!”

  老黄淫笑道。

  “那你怎么把人家的小裤裤都拨到一边了?嗯~~还摸人家的阴蒂。嗯~~不要啦!”

  佳艺说。

  “情趣内衣就要先把身体弄得淫淫的,穿起来才对啊!”

  老黄说。

  “讨厌啦~~唔……身体好奇怪……好热……啊……啊……”

  佳艺故意娇媚的呻吟起来,她的手居然摸到了老黄的腿间,生涩地挑逗着老黄的欲望。老黄见状顿时忍不住了,掏出他那根老鸟便要尝尝眼前嫩草的滋味。

  “黄伯伯,你不要干人家……人家男友回来会生气的……我帮你打出来好不好?”

  佳艺一边抚摸老黄那臭臭的阴茎,一边撒娇的对他说。

  听到佳艺这么说,老黄想到那个捉摸不定的年轻人,心中还是有些顾忌,于是他说:“小姑娘,光用手都没意思啊!用脚吧!”

  “用脚?”

  佳艺有点不明白。

  “来,叔叔教你……”

  老黄淫笑着说……

  半个小时以后,一脸舒爽和不舍的老黄把佳艺送了出来……佳艺坐到车上,鹏程却没有开车,只是玩味的看着她。

  佳艺脸一红,伸进自己的连衣裙里面,将内裤脱下,递给鹏程。鹏程接过内裤,看到内裤上都是散发着熟悉气味的乳白色液体,他一伸手向佳艺的腿间摸了一把,放到鼻子下一闻,确实是男女体液混合的味道,他顿时大笑起来。

  “好一个贱货,那老板干得你爽不爽?哈哈哈哈……你男友头上那顶绿帽子是越来越绿了!不错!不错!我很满意!走,老子带你吃夜宵去!多吃点生蚝,晚上好好奖励你。”

  说罢,狂笑着把车开起来……

  佳艺心中松了一口气,她虽然浑身都被那个色色的黄伯伯玩个遍,但却没有真的失身。她用自己的内裤接住黄伯伯射出的精液,然后穿上内裤,有意的和黄伯伯又缠绵了一会……那个黄伯伯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他那一副想把内裤塞入自己下体的疯狂样子,让佳艺现在想来还怕怕的。

  好在一切都过关了,佳艺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困难在等着她,但过一关算一关吧!为了齐峰,她会尽量守着自己的身子。还记得他一次对她开玩笑的说过,中国女人平均会和三个男人做爱,当时她还不相信,自己怎么可能会在三个不同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任凭他们发泄欲望?但没想到,转眼间她已经达到了平均水平。

  她咬着嘴唇想,无论发生什么,她绝不会让第四个男人再进入她的身体了,虽然一切都是巧合,是不得已,但她的自尊让她不能接受自己会比绝大多数女人都淫乱的人生……


  【完】